老小草短视频

() “前辈,我说刚刚是误会,你信么?”

可怜兮兮地抬起头,眼神之中透着的是满满的无辜,让人忍不住愿意去相信。好似刚刚突然出手偷袭的不是她,这一切都只是误会一般。

果然不愧是演技派,江湖欠你一枚奥斯卡,难怪能将贺闲这等人物都骗得团团转。这要是放出去,哪怕没有这一身可怕修为,光靠这演技也绝对能混的风生水起。

若是一般人面对这样的眼神时,可能还要犹豫三分。可是面对徐长卿,这一招显然不好使。从头到尾,徐长青的脸上都看不出半点波动,仿佛对任何事情都是无动于衷一般!

“前辈,我真的是冤枉的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

身形还被禁锢在半空之中,纪水寒此时委屈中带点可怜的模样,将那种娇柔展现的淋漓尽致。这群混江湖的,果然个个都是演技派,比不了,比不了啊!

“雕虫小技,也敢拿来卖弄!”

耳边传来徐长卿的一声冷哼,令沈康瞬间惊醒,却也让他吓出一身冷汗。刚刚,他竟然对纪水寒起了一丝的同情之心,这不是开玩笑么,他亲手打死这货的心都有,哪能对他有半点同情!

唯一的可能性就是,自己不知何时被影响了!这些道境大宗师,果然没一个省油的灯!

“冤枉?正派人士怎会占据他人躯体?”冷冷的看了纪水寒一眼,徐长卿淡淡的开了口,言语之间满是冷漠。

难怪从一开始徐长卿就没给纪水寒好脸色看,原来人家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了。不过你堂堂道境大宗师,就算是想忽悠人,也得找一个好忽悠的,徐长卿这样的得到高人怎么可能会动摇。

抛除那高不可攀的境界外,好歹徐长卿也是一方掌门。要真这么好忽悠的话,蜀山早就被败光了。就算再天真的人,坐在这个位置上磨练上十年八年的,估计也都变成老狐狸了!

我们梦中的韩小冷

“前辈,误会!”

“误会?你若是大大方方的承认,我还敬你三分,可现在嘛……..”淡淡的看向了不远处的纪水寒,徐长卿周身泛起了点点道韵,一股可怕的无形力量迅速凝聚,眼神之中却依旧是无悲无喜。

仿佛要杀纪水寒这样的高手,在徐长卿看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,激不起半点波澜!

“徐前辈,且慢动手!”发现徐长卿似乎想要动手,沈康连忙开口说道“还请徐前辈留她一口气!”

“好人呐!”耳边传来沈康求情的声音,让纪水寒差点没热泪盈眶。虽然刚刚她想要吞噬掉对方的一身功力,但万万没想到,对方竟然丝毫不介意。反而是在为她求情,想要保下她一命!

终于有人为自己说句话了,不容易啊!这年头果然还是好人多!

不对啊,这个少年怎么会为自己说话,难不成是垂涎老娘的美色?

“怎么?你觉得她不该杀?”回头看了沈康一眼,徐长卿手中的动作顺势停了下来,看的纪水寒一阵激动。果然,还是这边的小年轻说话好使一些,一看那就不是一般人。

“不,徐前辈误会了,我并没有说要放过他!”眼神淡淡地扫过这边,沈康轻声说道“我只是想亲手结果了她,不知可否?”

“啥玩意?你个小王八蛋,还想亲自动手,我呸!白瞎了我刚刚那么期待,你还不如给我个痛快呢!好歹死在道境大宗师的手下还不坠自己的威名,死在一个元神境的手下,传出去还怎么见人!”

“可!”淡淡的看了沈康一眼,再没给纪水寒选择的余地,甚至连她思考的时间都没给。此时此刻,徐长卿已经毫不犹豫的出手了。这一出手看似平平无奇,实则一击而下,婉若天倾!

“不,不………!”恐怖的力量席卷而来,瞬间将纪水寒淹没,婉若大海掀起的滔天巨浪吞没摇摇欲坠的小舟。纪水寒仅是挣扎片刻,所有努力便已在可怕的浪潮下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直到这时候,纪水寒才明白他们彼此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。这可怕的威力,恐怕即便是自己盛时期,也根本抵挡不了几招。这位突然出现的高手,究竟是什么样的修为?

自己辛苦谋划了这么多年,没想到还没有再次看到外面的太阳,就已经半路折戟沉沙。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前半辈子的快速提升,提前消耗掉了人品。导致自己在危难之际,无法脱身?

还没等纪水寒脑海中的杂念思考完成,她就只感到自己头脑嗡的一下,随后感觉自己的灵魂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,好似要硬生生将她逼出这具身体。

即便她之前为了融合这具身体准备的如何充分,即便是她再怎么努力,不属于她的终究不属于。在真正的实力之下,任何的谋划都是那般脆弱。

顷刻之间,纪水寒就感觉自己的残魂被硬生生拖了出来。这还不算完,对方在之后更是变本加厉,那可怕的力量将自己包裹住,自己本就残缺不的残魂顷刻间支离破碎。

灵魂的力量被消弭到了最低,思维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处。这时候,可能只需要轻轻一点,她就会彻底消失殆尽。

可是她不甘心,她不甘心就这么消失,她不甘心还未等再次踏入江湖就已彻底消失在人前,她更不甘心自己会亡在一个元神境的小辈手上。

可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对面那贼兮兮的少年此刻早已慢慢的靠了上来。那兴奋的模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货今晚洞房呢!你大爷的,你再这样我喊了!

小心翼翼地围绕着纪水寒观察了许久,沈康在确认过没有丝毫危险后这才突然出手。本来纪水寒还以为对方力出手,必定会是雷霆万钧,却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是不要脸的打法。

“竟然是那座塔!”此刻纪水寒虽然很想苦笑,但此时的她连苦笑也笑不出来。在发现自己的残魂被重新抓出后,对方便立刻动用了之前让她为之忌惮的玲珑小塔。

那座塔的具体功用,纪水寒虽然还没闹明白,但想来若是被吸了进去绝不会有啥好结果。面对这座玲珑小塔,纪水寒想要反抗,却发现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无功,仿佛根本泛不起半点浪花。

要知道,最开始残魂尚且完整的时候,纪水寒在面对这座小塔的时候就已经力有不逮。自己可是道境大宗师啊,差点就被吸进去了,足以可见这座小塔的可怕。

更何况现在在徐长卿的刻意攻击下,纪水寒此时的灵魂都都已差不多支离破碎了。能有一点点意识残留,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,还能有啥不满意的!

而这时候,面对突然而至的镇压灵魂的玲珑小塔,纪水寒连最基本的反应都快忘记。浑浑噩噩之间,只能勉强抵挡片刻,便一下下的被小塔慢慢吸入了进去,整个过程都显得相当顺利。

临被彻底吸入之前,纪水寒猛地清醒了一下,忍不住破口大骂“小王八蛋,你给老娘等着,老娘是不会屈服的!”

“屈服?大姐你想多了,进了琉璃镇魂塔中,只有被泯灭的份,活不下来的!”

“我擦,这么狠?少侠,我现在求饶还来不来得及!!”